nba买球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>>检察文化>>干警风采
干警风采
对大自然的无限崇敬
时间:2015-08-20  作者:章峰  新闻来源: 【字号: | |

  《花冠病毒》,颇文艺的名字,虽是吞噬了很多生命的刽子手,作者却不惜笔墨地反复描述“它光彩夺目的漂亮,犹如一顶宝石镶嵌的花冠”,美如传奇,却不得不远离“故乡”,寄居在人体内的可怜生物。在她的笔下没有嗜血的罪恶,一切都是大自然为了生存空间而不得已的反抗,不去追究文中多余的情欲伦理故事,不去考究高中生都懂的化学知识为何罗博士一无所知,不去深究国家的未来是否要寄托在自发的民间组织上,也不去探讨为何如此严重的传染病只有燕市孤军奋战。

  不过开头虚设了“20NN年”,故事还是扎根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,科幻实在算不上,当然也无法消除我对未来世界的好奇与幻念,也许是文中揭露了官场的冰山一角,作者怕读者对号入座所使用的障眼法,在我看来,大可不用,文章和谐得几乎可以裱成“人民榜”张贴在大街小巷粉饰太平,对于有心想改变创作体裁而力不足的作者,我想实在不该要求太多。

  也许是我还久久沉浸在《拯救乳房》的那些接地气的平凡人的故事中,努力思考着不同身份的人群因一样的疾病而心心相惜的氛围,习惯了作者从小视角洞察人生的犀利,可突然视野被奋力拔高,到了遍地是博士,举目无白丁的高度,出口便是专业术语,在硬着头皮恶补完一节节的化学生物课后,渐渐忘记了我正在读的是本小说,而不是在备考。回归到书的立意,作者依然是《我很重要》中断言自己70岁就可寿终正寝的豁达女子,我们不是世界的主人,更没有能力战胜病毒,我们能做的,不过是和大自然的所有生物和平相处,无论是繁华喧闹的疮痍中,还是静谧无声的凄凉里,花草虫鱼都自顾自的生长,沉浸在自我的欢愉中,只有部分人类会愚蠢地认为自己很强大,到最后自食恶果,连累了其他人一起遭遇不幸。人必有一死,生是相对于死而存在的,我们无法预测死的行程,只有调整心态,“物质不灭”,不失为最有效的精神抚慰剂。

  相比较万事万物的伟大,我深感自身的渺小,也万分感激大自然能舍予我生命的“原子”,让我感受山间的凉风和江上的月光,即使只是一朝一夕,也是我无限的荣幸。所以每每坐车、坐飞机和坐轮船时,我感谢山川、天空和江河博大的胸怀,包容我们种种狂妄的要求,允许无数的梦想漂洋过海、搏击长空。我感谢四季花红柳绿、沉李浮瓜、金风玉露、银装素裹的无限风光,多活一天,就多一份依赖,我愿意重新回到原子状态,撒播到大自然的角落。

  “在一定程度上来说,在地球上,面对微生物,人类更像是客人。”A区、C区,即使是陈列尸体的酒窖周边,作者也不忘停下脚步,描绘下因病毒而免于被人类践踏的植物。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,倒不如说大自然必将呵斥喧宾夺主的人类,这样的呵斥其实早已出现,只是我们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SARS、禽流感、手足口病等,我们总认为可以借助拙劣的科技打败它们,其实不过是个平手,或者只是它们的缓兵之计,与其说《花冠病毒》是一部小说,还不如说它是对传染疾病的总结,可惜结局还是两者打平,不够痛记忆就不够深。

  喜欢作者,因为她不只作家,还是医生、心理学家,看她的小说,不仅开拓医学领域的眼界,更能间接汲取心灵的力量,还有对待生活的态度。相信所有的开端都必有结尾,所有的结尾又是写下新一轮诗篇的破题。

版权所有:绍兴市nba买球官网
地址:绍兴市越城区卧龙路111号 电话:0575—89112345
技术支持:正义网   备案号:京ICP备10217144号-1
本网网页设计、图标、内容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或建立镜像,禁止作为任何商业用途的使用。